江采萍简介,梅骨铮铮

导语

梅妃(710年-756年),姓江名采萍,明孝皇帝前期宠妃。其体态清秀,稍瘦,何况好淡妆雅服。出生于闽地临沂,老爹江仲逊,家族永世为医。多才多艺的江采萍,不唯有长于诗文,还通乐器,善歌舞,并且娇俏美观,气质特出,是个才貌双全的奇女人。后来,李敏夺媳杨贵人为妃,梅妃渐失宠直至被贬入冷宫上阳南宫。她曾作有《谢赐珍珠》和《楼东赋》等着名诗赋。
进宫
据说在李嗣升忠爱的武惠妃死后,玄宗时时郁郁不乐。太监高力士想排除和化解一下玄宗的抑郁,于是到江南会见靓妹,结果在甘肃的襄阳县开采了三个兰心蕙质的女孩,她就是江采苹。江采苹被高力士选入宫中后,曾备受玄宗宠幸。她淡装雅服,姿态明秀,风采神采,无可描画,她精通诗文,是百里挑一的才女。因癖爱红绿梅,所居之处遍植梅树,每当春梅盛开时,赏花恋花,引人入胜,光叔别称她梅妃,又戏称为梅精。唐代宗曾厚爱她无比,后宫其余妃嫔都麻木不仁。江采萍特性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却又不欺暗室,不去为人才之事争风吃醋,并擅长于书文,常以北魏才女谢道韫自比。
失宠
只是王昭君的到来使得清高孤傲的梅妃渐渐失宠。任红昌设法贬梅妃入冷宫上阳西宫。梅妃得宠时,外市竞相进献红绿梅。有三次,她听到外面有驿马快跑的鸣响,讯问侍儿可是送梅花来的?但今后,大家都以忙着给杨水花送离枝,什么人还记得曾经专宠一时的梅妃江采苹呢?梅妃江采苹不禁老泪驰骋,想起了清代长门宫陈阿娇的逸事,陈阿娇(吉莉安 Chung)千金买司马长卿一赋,便拿出千金请高力士找人写赋呈给天皇。高力士正在全力讨好王昭君,由此加以推脱。江采萍就融洽写了一首《楼东赋》给李儇看。可李诵看来那篇赋后,纵然也略微有所触动,但也只是派人私自赏了梅妃一斛珍珠,梅妃见了,伤透了心,写下来一篇《谢赐珍珠》,并将诗与珍珠一齐送还给李涵。李浚读后怅然不乐,令乐府为诗谱上新曲,曲名字为《一斛珠》。
梅妃之死
安禄山叛乱,李适来不如带上失宠的梅妃江采萍就逃跑了。不久,长安城陷,梅妃死于乱兵之手。李隆基自蜀归长安后,求得梅妃画像,并满怀伤痛亲题七绝一首。后来在温泉池畔梅树下开采梅妃尸体,胁下有刀痕,唐肃宗以妃礼改葬。
《题梅妃画真》李杰 忆昔娇妃在紫宸,铅华不御得一干二净。
霜绡虽似当时态,争奈娇波不顾人。
一代丽相貌女将梅品的清雅脱俗、孤傲高洁融入了灵魂,到头来遭受却是如此不幸。

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

老式自合飘零去,耻向西君更乞怜。

醉折残梅一两枝,不妨桃李自逢时。

历来冰雪凝严地,力斡春回竟是何人?

——宋·陆游《落梅》

味道:清高孤傲

世人只知杨妃子而不知江采萍。

然西施只得李俶十载专宠,而江采萍却独得十九载。

虽说外表上是江采萍在和杨贵人争宠的创新优品中败下阵来,而实质上是江采萍脾性清高孤傲,不屑于做个争宠邀媚、争风吃醋的才女。“你爱自身,小编便爱你,你不爱本身,小编便给您轻巧……”

她爱梅花,更具有梅花的清雅俊逸和孤高高洁的风骨。

当真,她是尚未任红昌的鲜艳风骚,热情奔放。但她有她的清丽脱俗、她的风华绝代和他的作风魔力。

坚决自守的她,宁可白绫裹身、投井而亡,也不愿摇尾乞怜、苟且独活。

一缕梅魂就此飘散于天地间,但她的传说却被永恒流传下去,让世人百感交集。

1.

江采萍出生在二个杏林世家,江苏岳阳人,阿爹江仲逊是个饱读诗书的雅士,也是位悬壶济世的先生,所以算得上是世代书香了。

江采萍是家园独女,江父三十多岁才有了他,自是喜爱老大,从小学教育她翻阅识字,吟诗作赋。江采萍生得聪明才智,不到八周岁就能够背诵《诗经》中的《周南》、《召南》两部诗篇。这两部诗篇记载着西伯昌后妃的事迹。她对和煦的老爸斟酌:“笔者虽女孩子,当以此诗为志。”

于是乎江仲逊便以《诗经·召南》里的《采萍》这首诗名作为外孙女的名字。

在江仲逊的尽心竭力指点下,聪敏好学的江采萍在十陆周岁时便已是诗词歌赋样样理解了,琴棋书法和绘画也不言自明,更爱慕的是他还通晓乐器,善歌舞。她视唐朝才女谢道韫为标准,并大力与之看齐。

十伍周岁时,她写的八篇赋文在本土广为传颂,成为了颇有声望的才子,被誉为台湾首先才女。

十六虚岁时,江采萍已然出落得整齐摄人心魄、秀雅脱俗,加上平日喜好素雅装扮,又饱读诗书,那番风采自是妙不可言。

因慕红绿梅的清雅俊逸和孤高高洁,所以江采萍特别心爱红绿梅,江父宠溺孙女,不惜开支重金,遍寻各样春梅种满房前屋后。在春梅熏陶下,江采萍有了红绿梅的品格和气度。宜昌的常青人都思量她的美妙和文采,纷繁感叹道:“哪个人家儿郎有此福气,能够娶得江采萍为妻,真是三生有幸啊!”

一旦如此才貌双全的独步佳人遇上全神贯注待他的才女,一定会做到一段迷人佳话。缺憾他是个福薄之人,遇上了唐宪宗这种始乱终弃的薄情男和杨妃子那样勇敢善妒的敌方,结果不得不“爱莫能助徒奈何”了。

2.

开元年间,唐宪宗的宠妃武惠妃归西之后,李嗣升便每日闷闷不乐。此时的李儇已不是统治之初拾贰分任贤用能、呕心沥血的明君了,他起来贪图享乐,热衷于声色犬马。

为了解闷内心的孤寂空虚,他下令身边的太监大管事人高力士在举国限制内广选女神来扩大后宫。高力士从湖广到两粤,马不停蹄,一路奔波,均无所获。到了广西后,高力士从山东里正处获知他治下有个叫江采萍的巾帼非但容颜清丽绝世且才高意广。高力士一见之下,果然如此,他挤眉弄眼,立即用重礼聘下了江采萍,将她带回了长安。

那高力士常年在李宥身边,又是个惯拜借风使船、趋炎附势之人,早就将李旦的本性喜好摸得一清二楚。李昞喜欢什么样的巾帼,他心神自然是显著的,不然她新生也不会向李忱推荐杨妃嫔了。

而坐在驶向大明宫的皇家马车上的江采萍,除了对那几个创建大唐盛世的明君的壮士事迹有所耳闻以外,笔者相信他越来越多的是对团结未知时局的不安吧:自个儿将要见到的君主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长什么样子?他会喜欢本身、会对友好好呢?

只要人能预言自个儿的前程,那么以江采萍的骨气和气节,此刻的他早晚是宁死都不愿入宫的。

当李敏在高力士特意安顿的梅林深处见到一派吹奏玉笛一边舒缓而来的江采萍时,他惊为天人,待及舞毕一曲《惊鸿舞》,他已看上于她。蛾眉淡扫、清丽绝俗的江采萍在李暠看来犹如一股清流,缓缓流进了她寂寞干涸的心头。从此他视江采萍如珠如宝,对他热爱有加,后宫佳丽则如灰尘,看都不愿看一眼。

入宫不久,江采萍便被封为南宫正一品皇妃。因江采萍垂怜春梅,李耳又命人在她的寓所周边和宫里种满了红绿梅。到了花开时节,江采萍爱在梅林吟诗赏花,别有天地。唐宪宗欣赏她对红绿梅的痴爱,特赐封号梅妃,并亲笔题写院中楼台为“梅阁”、花间小亭为“梅亭”,戏称他为“梅精”。

16日,情到浓处的唐献祖对梅妃说道:“朕几日为党组织政府部门所困,今见红绿梅绽开,清芬拂面,玉宇生凉,襟期顿觉开爽;嫔色花容,令人顾恋,纵世外佳人,怎如你淡妆飞燕乎?”梅妃道:“只恐落梅残月,他时冷落凄其。”玄宗道:“朕有此心,花神鉴之。”梅妃道:“但愿不辜负此言,妾虽碎身,不足以报。”

或许在这一阵子,那几个誓言是弘孝皇帝发自肺腑说出去的,可是娃他爹在爱恋之情中的誓言是最做不得数的,金石之盟可是是口头上的承诺,一句空话而已,女孩子可认为之震撼,可是认真你就输了。爱情当然便是天下大乱的东西,情浓时要生要死,情灭时劳燕纷飞。不过女孩子对于相公的表里不一比非常多是绝非点儿抵抗力的,如江采萍那样相信,而后又被丢掉,那确实令人感叹。

3.

一天,唐世祖在梅园请客诸王,命梨园子弟奏丝竹管乐,好一派热闹场景。

酒至半酣,陡然听到一阵朗朗的笛声,就是不见人影,于是诸王好奇问道:“笛声清妙,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吹奏,就如从天上海飞机创设厂来同样。”

玄宗说道:“是朕的江妃所吹;诸位兄弟若不弃嫌,就宣她步入和大家见一见,怎么样呢?”

诸王说道:“臣等倾听。”

于是李熙便命高力士宣梅妃进来。不一会梅妃到了,和诸王一一见完礼后,玄宗说道:“朕常称江妃为梅妃精,她吹白玉笛跳《惊鸿舞》时,满堂生辉;既然朕未来宴请诸王,那就让梅妃给大家跳一曲《惊鸿舞》吧。”

梅妃领旨,去内间换了打扮今后,回到席间翩翩起舞。只看见他罗衣长袖交织,身姿美妙,颜值娇羞,舞姿翩翩,轻飘似仙。

一曲舞毕,诸王看得目定口呆,继而无以复加,鼓掌称好。

李淳说道:“既然未来看了如此能够的舞蹈,那就要尽快吃酒来代表祝贺。未来恰巧有嘉州进贡的名酒,叫瑞露珍,蛮好喝,我们一起喝呢。”随即命梅妃给诸王斟酒。

当下宁王已有醉意,当梅妃给她斟酒的时候,他出发接酒,不小心一脚踢到了梅妃的绣鞋。梅妃感到宁王有心调戏她,心里大怒,直接就回宫去了。

唐昭宗见状,就问左右的人:“梅妃怎么猝然走了呢?”

反正的人答应道:“娘娘鞋子下边包车型大巴珠子掉了,换好了就来。”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来,李耳便派人去催他,她讨论:“我肉体溘然不佳受,不能够赴宴了。”

唐宪宗听他们讲了后头,感觉索然无味,便令人撤了席,公众于是散去

宁王此时已是吓得心神不属,他尽快找来附马杨回切磋对策。杨回提出她于前几日早朝“肉袒膝行”请罪。宁王遵守了他的提出,“肉袒膝行”向李玙请罪道:“蒙皇帝赐宴,力不胜酒,一时不慎踩到了梅妃的靴子。臣乃无心之举,但依然犯上作乱。”李嗣升说道:“这件业务假如计较起来,天下人都会说作者重色,而轻天伦了。你既然无心,那朕就不顶牛了。”

这件业务梅妃没有向李治提及过,如若不是宁王自身向李杰请罪,那么唐德宗是绝不会知道那件事情的。她因此对这件职业敦默寡言,是因为不愿见到唐肃宗为她和宁王伤了同胞的情丝,由此能够看出梅妃是个忠厚善良、深明大义的人。

4.

梅妃独宠后宫长达十四年。在那十五年里,她根本不曾仗着李湛对自个儿的偏爱而做出其余超出规矩的事情,她既不恃宠而骄,也不佳色富华,更不营私舞弊,随地显示出来的都是领会和才情。作者情不自尽为如此品行高洁的才女鼓掌叫好!

喜新厌旧是天经地义,更别说坐拥后宫佳丽四万、风流洒脱的李绍了。当热心活泼、丰满冶艳、浑身散发着娇媚之态的西施出现将来,已到老年的李恒先导变得志高气扬了,他一心沉醉于温柔乡,追求浮华享乐的生活。他疏远了梅妃,疏远了后宫具备的妃子,此时她的眼里独有三个王昭君,再无别人。有诗句为证:“向后看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天皇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间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3000人,两千忠爱在一身。”

为了获取协和的媳妇,李嗣升乃至挖空心思地感到阿妈窦太后祈福的名义将任红昌度为女道士,在宫中给他修了一座佛寺,过了四年才正式册封为妃子。

杨水华为了固宠,又将本人的八个绝色表妹都弄进了宫里,送到了唐昭宗的身边。李适全日和那三只蝴蝶嬉笑玩乐,不事朝政,早将梅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瞧着已经的对象远隔自个儿,投向了别的女子怀抱,她怎不心疼、怎不通透到底吗?她写了一首诗来排遣内心的烦躁:

撇却巫山下楚云,春宫一夜玉楼春。

冰肌月貌何人能似,锦绣江天半为君。

梅妃在那首诗中,用“冰肌月貌”表面上夸赞王昭君赏心悦目,实际是嘲她仲阳般肥胖。借巫山和楚云来讽刺她本来是唐敬宗的媳妇,却不顾伦理道德,从寿王府转到皇城,钻进了五叔的被窝。最终一句说她吸引国君,拖延朝政。

他派人将那首诗送给了李恒,李炎读罢惭愧不已,不想却被王昭君发掘了,她立马写了首诗反扑:

美妙何曾减却春,梅花雪里减清真。

总教借得春风草,不与凡花斗色新。

西施在诗里自比鲜花,“减清真”是奚弄梅妃瘦小不堪,老树枯柴,且受宠已到了尽头,怎么能与新禧的鲜花争奇斗艳呢?

写给李怡的诗竟然是王昭君回的,还召来了一顿羞辱,梅妃心中的怨恨和惨恻显而易见。

正直善良的梅妃怎么会是风月场高手西施的挑衅者,不久过后,梅妃就被迫搬家上阳西宫,过着冷宫同样的凄凉生活,深透退出了后宫之争。

5.

在二个全套飘雪、红绿梅盛放的冬辰,李炎和一批大臣漫步于梅园之中。望着春梅不畏非常冷在刺骨率性盛放,鼻子经常闻到阵阵暗香浮动,唐世祖情不自尽地回想了梅妃,那么些已经被本人冷静多时的江采萍,她那时幸亏吗?一阵愧疚席上了她的内心。

万一把杨水华比喻为美味佳肴,那么梅妃正是清粥小菜。每十十二28日大鱼大肉、佳肴的,难免会吃腻,临时换换口味,吃吃清粥小菜也不易。李耳此刻对梅妃正是这种心思。

当日深夜,他借口身体不适,未有像在此之前一致去任红昌的寝殿,而是独自睡在了翠华中阁。他让身边的一个小太监,悄悄地用马把梅妃驮过来。

梅妃对于唐宣宗用这种方法来和她会客以为拾分比一点也不快,但他不忍拂了天皇的意,照旧骑上马来到了翠华南阁。

宫里早有被杨水旦买通的奴婢将唐武宗和梅妃秘密约会的消息告知了西施。第二天中午,西施就像火如荼地跑到翠华南阁来兴师问罪了。她推向门见着李适劈头就问:“你把梅精藏在怎样地点?”

李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她不是在上阳西宫吗?”

貂蝉故意说道:“那为什么不把她宣来,大家一块到水泊梁山泡温泉享乐一番?”

唐敬宗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任红昌又说道:“这里一塌糊涂,床的底下有女孩子的金钗,枕边留有余香,今儿早上是如何人为皇上侍寝?为啥贪睡到日出了还不去上朝,国君见过群臣了呢?”说完就一屁股坐下来,说要留在这里等李隆基上朝回来。

唐高宗虽玉绿着脸,但尚未怒发冲冠,而是索性翻过身去用被子蒙头,也不理睬杨水芙蓉。

王昭君是个精晓的人,知道不可能闹得太雅观,要见好就收,于是在留了几滴眼泪今后愤然离去了。

这件职业后,唐宪宗以王昭君善妒的名义将她遣回了娘家,但没过一天就受不了相思之苦,又派高力士将她接回了宫,回宫后的杨君子花获得的恩宠反而更甚在此以前。杨莲花也知晓李显离不开她,由此更是放肆狂妄,别的女孩子再也近不了宣皇帝了。

梅妃冷眼看着那整个,心疼难当。她领悟和光叔“陪君醉笑3000场,花前月下影成双”的小日子已经一去不归了。现在的弘孝皇帝已不是当时充裕爱重本人,喜欢和温馨花前月下吟诗作赋、一齐流连梅林而往返的李适了;未来的唐德宗已经到头沦为这么些杨莲花的裙下之臣,成了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困扰天皇了。

6.

虽说李绍因害怕西施醋海生波而不敢再和梅妃拜见了,但他到底和梅妃恩爱了十五年,十八年的情愫哪是说忘就能够忘的。有次唐宪宗在尝试新鲜的丹荔时,又回看了梅妃,心里认为抱歉不已,便派人送了一斛珍珠想要补偿她。

此时的梅妃已对长庆帝彻底失望,她无意争宠,便写了一首诗,和珍珠一齐退还给了玄宗:

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

长门当然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间,梅妃在上阳北宫已经度过了十年的贫困日子,她写了一篇《楼东赋》来阐明内心的洋洋惊叹。

那首诗写了她在上阳南宫度过的凄冷岁月,纪念了他和李涵度过的美好时光,表明了她对王昭君刚烈的缺憾之情。不过那篇《楼东赋》写成之后,却差十分少让他变成杀生之祸。假若不是李涵念着过去旧情,梅妃只怕早就死在了西施的仇恨之中。

时隔不久,这场让漫天明清由盛而衰的安史之乱产生,李恒吓得无所用心,带着杨妃子仓皇逃往吉林。在马嵬坡,任红昌被逼上吊而亡而亡。

被弃于宫中的梅妃为了不被闯入宫中的叛贼玷污,也为了负心的明孝皇帝保住本人的高洁之身,用白绫将自身罕见包裹后投井而亡。果真是:

瑶琴一曲玲珑心,痴情堪比日月长。

梅妃丧命的音讯传到了她的故园沧州今后,乡亲们为了纪念他,刻意修建了浦口宫来供奉她。浦口宫雄伟壮观,里面供奉着仪容体面的梅妃塑像,称为“始姑皇妃”神的塑像,引得好些政要题字褒奖她,更有比很多旅客前来敬慕她。

以此既有红绿梅的清丽脱俗,也可能有红绿梅的风采风骨的绝世佳人已经离我们远去。未来自身写下他的典故、品评她的人品,以期越来越多的人精通她、明白她。

她曾过来过那个世界,留下一抹暗香浮动,固然最后又以决绝的法子离开了那个世界,但他活得平平整整,活出了本人,她无愧于天地间。

毫无争辨梅妃是还是不是在历史上真实地存在过,在小编心目,她只是历代后宫成千成万被天皇宠幸过而后失宠或被舍弃的女人的代名词而已。

上一篇   
开放在盛唐的妇女子花剑|百合花·文成公主:史上最成功的女战略家

下一篇   
吐放在盛唐的半边天花|玫瑰·平阳公主:大顺最让人钦佩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