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抄写118

鄭風抄写完了~前天一天都在途中,大概就不只怕发诗经了。

图片 1

图片 2

溱洧

先秦:佚名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蕑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浏其清矣。

士与女,殷其盈矣。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

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图片 3


图片 4

译文及注释

图片 5

译文

图片 6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流淌向国外。

图片 7

男男女女城外游,手拿蕑草求吉祥。

图片 8

女说大家去探视?男说自家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

国风·郑风·溱洧

洧水对岸好地点,地点热闹又宽敞。

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方秉蕑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男女搭伴一起逛,相互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毋相忘。

溱与洧,浏其清矣。士与女,殷其盈兮。女曰“观乎?”士曰“既且。”“且往观乎!”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洋洋真清亮。

声明译文

男男女女城外游,游人如织闹嚷嚷。

词句注释

女说我们去探访?男说自家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

溱(zhēn)、洧(wěi):北齐两条河名。

洧水对岸好地点,地点热闹又拓宽。

方:正。涣涣:河水解冻后奔腾貌。

男女搭伴一起逛,相互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表情长。

士与女:此处泛指男男女女。后文“女”“士”则特指其中某青年男女。

注释

方:正。秉:执,拿。蕑(jiān):一种兰草。又名大泽兰,与山兰分别。

1.溱(zhēn)、洧(wěi):宋国两条河名。

既:已经。且(cú):同“徂”,去,往。

2.方:正。涣涣:河水解冻后奔腾貌。

且:再。

3.士与女:此处泛指男男女女。后文“女”“士”则特指其中某青年男女。

洵(xún)訏(xū):实在宽广。洵,实在,诚然,确实。訏,大,广阔。

4.方:正。秉:执,拿。蕑(jiān):一种兰草。又名大泽兰,与山兰分别。

维:发语词。

5.既:已经。且(cú):同“徂”,去,往。

伊:发语词。相谑:互相调笑。

6.且:再。

勺药:即“芍药”,一种香草,与今之赤芍不一样。《郑笺》:“其别则送女以勺药,结恩情也。”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云:“又云‘结恩情’者,以勺与约同声,故假借为结约也。”

7.洵(xún)訏(xū):实在宽广。洵,实在,诚然,确实。訏,大,广阔。

浏:水深而清之状。

8.维:发语词。

殷:众多。盈:满。

9.伊:发语词。相谑:相互调笑。

将:即“相”。

10.勺药:即“芍药”,一种香草,与今之赤芍不相同。《郑笺》:“其别则送女以勺药,结恩情也。”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云:“又云‘结恩情’者,以勺与约同声,故假借为结约也。”

空话译文

11.浏:水深而清之状。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流淌向远方。男男女女城外游,手拿蕑草求吉祥。女说我们去看望?男说笔者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洧水对岸好地点,地点热闹又宽敞。男女结伴一起逛,互相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毋相忘。

12.殷:众多。盈:满。

溱水洧水长又长,河水洋洋真清亮。男男女女城外游,游人如织闹嚷嚷。女说大家去看望?男说自身已去一趟。再去一趟又何妨!洧水对岸好地点,位置热闹又宽敞。男女结伴一起逛,相互戏谑喜洋洋,赠朵芍药表情长。

13.将:即“相”。

作文背景


那是描摹赵国7月上巳日青年男女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游春的诗。当时魏国的习俗,10月上巳日那天,人们要在东流水中洗去宿垢,祓除不祥,祈求幸福和金昌久安。薛汉《韩诗薛君章句》云:“吴国之俗,十二月上巳之日,此两水(溱水、洧水)之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男女青年也借此机会互诉心曲,表达爱意。来自民间的歌手满怀爱心和心思,讴歌了那个冬季的回想日,记下了人人的兴奋,肯定和赞誉了纯真的情爱。

鉴赏

创作鉴赏

  那首诗好像就是写了三个史前的情人节,或大接近的外场。诗中坦白了岁月,初夏天节,春水涌流的季节;地方,溱洧之外。

总体赏析

  从大处写起,“殷其盈矣”,参与欢会的小伙子之多,见怪不怪,可谓熙熙攘攘,茫茫人海。这是底下一对朋友会晤的大背景。

那首诗好像就是写了两个史前的情人节,或大接近的外场。诗中坦白了时光,初春天节,春水涌流的时令;地方,溱洧之外。

  从小处落笔,“维士与女,伊其相谑”,从这一对儿女的神跡相识,到二人相约同行,再到相谑,相赠爱情花,把亲切相爱的全过得举办了艺术化的忠贞记录。可以说是一个很唯美的专题纪录片。

从大处写起,“殷其盈矣”,参加欢会的小伙之多,不计其数,可谓熙熙攘攘,茫茫人海。那是上面一对恋人汇合的大背景。

  那首诗很美,美在秋天;美在情爱。特别美的是两枝花的明丽出现:“蕑(兰)”与“勺药”。凭借着那二种芬芳的香草,小说形成了从习俗到爱恋的变换,从大自然的青春到人生的年青的转移,也到位了从略写到详写的更换,从“全镜头”到“特写镜头”的变换。要之,兰草与芍药,是协助起全诗结构的三个支点。

从小处落笔,“维士与女,伊其相谑”,从这一对少男少女的突发性相识,到4个人相约同行,再到相谑,相赠爱情花,把亲切相爱的全过得举办了艺术化的忠实记录。可以说是1个很唯美的专题纪录片。

  诗分二章,仅换数字,那种回环往复的叠章式,是民歌特别是“诗三百”那些古老民歌的大规模方式,有一种纯朴亲切的气韵,自不必言。各章皆可分为两层,前四句是一层,落脚在“蕑”;后八句为一层,落脚在“勺药”。前一层内部其实还带有二个小转换,即自然向人的变换,风景向风俗的变换。作家以一身四句描绘了一幅风景画,也勾勒了一幅风俗画,二者休戚相关,因为汉代社会习俗的演进大多与自然节气有关。作家唱道:“溱与洧,方涣涣兮。”“涣涣”二字相当传神,表现出一片冰化雪消、桃花春汛、春风骀荡的场景。春日,真的已经降临到郑国中外。在那幅春意盎然的风物画中,人油可是生了:“士与女,方秉蕑兮”。人们由此1个春季惨烈的苦恼,冰雪的封锁,从休眠般的生活图景中醒来过来,到郊外,到水滨,去迎接春日的莅临。而人口一束的中黄兰草,便是这一次春游的得到,是春的代表。“招魂续魄,拂除不详”,似乎有个别神秘,其实其旺盛基本应是对肃杀的冬气的告别,对春龙节总体吉祥如意的祈盼。任何虚幻的宗派意识,都生自现实生活的真心愿望。在此间,从自然到人、风景到风俗的变换,是透过“溱与洧”和“士与女”四个布局同样的句式的转移完成的。结构同样的事物可以使人爆发因此及彼的对照、联想,由此那里的转换顺理成章,毫不突然。

那首诗很美,美在青春;美在爱情。特别美的是两枝花的秀丽出现:“蕑(兰)”与“勺药”。凭借着那三种芬芳的香草,小说达成了从习俗到爱恋的转换,从大自然的夏日到人生的后生的更换,也形成了从略写到详写的变换,从“全镜头”到“特写镜头”的转换。要之,兰草与芍药,是永葆起全诗结构的多少个支点。

  若是说对于常年的“士与女”,他们对七夕的祈祷只是顺风,布帆无恙,那么对于身强力壮的“士与女”,他们的祈愿则越来越上三个生死攸关内容——爱情,因为他们不但具有大自然的青春,还享有生命的夏季——青春。于是文章便从风俗转向爱情,从“蕑”转向“勺药”。那首诗是以善用转折为人表彰的,清人牛运震《诗志》、陈继揆《读诗臆补》皆认为它“妙于用虚字转折”。其实它的“转折之妙”,不仅独在虚字。如上所说,前一层次的从风景向习俗的小转折,是依靠五个布局同样的句式已毕的。那里从风俗到爱恋的大转折,则巧妙地采纳了“士”、“女”的平等字面:前层的“士与女”是泛指,犹如常说的“士女如云”;后层的“士”、“女”则是特指,指人群中某一对青年男女。字面虽同,对象则异。那就使转折完毕于不知不觉之间,变换完成于了无痕迹之中。诗意一经转折,作家便一气直下,一改前边的宏观扫描,将“镜头”对准了那对青春男女,记录下他们的呢喃私语,俏皮调笑,更足见出他们手中的芍药,那爱的证据,情的表示。不言而喻,兰草“淡出”,芍药“淡入”,情节达成了“蒙太奇”式的转移。

诗分二章,仅换数字,那种回环往复的叠章式,是民歌尤其是“诗三百”那个古老民歌的周边款式,有一种纯朴亲切的韵味,自不必言。各章皆可分为两层,前四句是一层,落脚在“蕑”;后八句为一层,落脚在“勺药”。前一层内部其实还蕴藏3个小转换,即自然向人的变换,风景向风俗的转换。小说家以一身四句描绘了一幅风景画,也勾勒了一幅习俗画,二者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因为后周社会风俗的形成大多与自然节气有关。小说家唱道:“溱与洧,方涣涣兮。”“涣涣”二字极度涉笔成趣,表现出一片冰化雪消、桃花春汛、春风骀荡的气象。秋日,真的已经降临到卫国大地。在那幅春意盎然的风光画中,人出现了:“士与女,方秉蕑兮”。人们因此二个夏季天寒地冻的麻烦,冰雪的约束,从休眠般的生活状态中醒来过来,到野外,到水滨,去迎接春日的光顾。而人口一束的粉红兰草,便是这一次春游的拿走,是春的代表。“招魂续魄,拂除不详”,如同有点神秘,其实其焕发内核应是对肃杀的冬气的告别,对新年整整吉祥如意的祈盼。任何虚幻的宗教意识,都生自现实生活的由衷愿望。在此地,从自然到人、风景到风俗的转移,是因而“溱与洧”和“士与女”多少个布局同样的句式的变换已毕的。结构同样的事物可以使人发出因而及彼的争辨统壹 、联想,由此这里的更换顺理成章,毫不突然。

  于是,从溱、洧之滨踏青归来的人流,有的身佩兰草,有的手捧芍药,撒一起香气,播一春诗意。

即使说对于常年的“士与女”,他们对春龙节的祈福只是得心应手,多福多寿,那么对于青春的“士与女”,他们的弥撒则越来越上多少个主要内容——爱情,因为他俩不光全数大自然的夏天,还具备生命的青春——青春。于是小说便从风俗转向爱情,从“蕑”转向“勺药”。这首诗是以善用转折为人啧啧陈赞的,清人牛运震《诗志》、陈继揆《读诗臆补》皆认为它“妙于用虚字转折”。其实它的“转折之妙”,不仅独在虚字。如上所说,前一层次的从风景向风俗的小转折,是依靠几个协会同样的句式完毕的。那里从习俗到爱恋的大转折,则巧妙地利用了“士”、“女”的同等字面:前层的“士与女”是泛指,犹如常说的“士女如云”;后层的“士”、“女”则是特指,指人群中某一对青春男女。字面虽同,对象则异。那就使转折达成于不知不觉之间,变换完结于了无痕迹之中。诗意一经转折,小说家便一气直下,一改前边的宏观扫描,将“镜头”对准了这对青年男女,记录下她们的呢喃私语,俏皮调笑,更可知出他们手中的芍药,那爱的证据,情的表示。不言而喻,兰草“淡出”,芍药“淡入”,情节已毕了“蒙太奇”式的转移。

  即使不大吴国常常境遇大国的骚扰,该国的统治者也并不明朗,但对此普通的百姓来说,这几个夏季的光阴仍使他们感觉到欣喜与满足,因为她俩手中有“蕑”,有“勺药”,有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信念。

于是乎,从溱、洧之滨踏青归来的人流,有的身佩兰草,有的手捧芍药,撒一起浓香,播一春诗意。


尽管不大郑国平日受到大国的搅和,该国的统治者也并不明朗,但对于普通的全民来说,这几个冬天的生活仍使他们感觉快意与满意,因为她们手中有“蕑”,有“勺药”,有美好生活的向往与信念。

写作背景

  那是描写秦国三月上巳日青年男女在溱水和洧水岸边游春的诗。当时吴国的风俗,十一月上巳日那天,人们要在东流水中洗去宿垢,祓除不祥,祈求幸福和平静。薛汉《韩诗薛君章句》云:“郑国之俗,7月上巳之日,此两水(溱水、洧水)之上,招魂续魄,拂除不祥。”男女青年也借此机会互诉心曲,表达柔情。来自民间的歌者满怀爱心和心境,讴歌了这几个夏季的节日,记下了人人的欢欣,肯定和赞许了纯真的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