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灵歌

图片 1

图片 2

灵姑娘听大女儿说,面红起来,急说:“休得胡说。”便转身入了内屋,不再出去。

那夜秦汉水上依旧红火,待到灵珊姑娘的大船出来,众船而皆围于四周,只见老鸨出来道:“各位观众,前几日我家灵姑娘并不接客,只请各位自便吧。”芸芸众生听了爆发嘘声,也没办法便独家散去。夜深了,游船少了,灵珊拿了写了符的黄纸数张点燃,又斟水酒一杯敬于河水,稍等了一阵子。大船上忽的闪过一道亮光,无人注目。而船上多了位英俊书生,剑眉星眸清新,大摇大摆,风度翩翩。

小丫头不解的说:“姑娘手串是遗失了有些时间。”龟婆推着张公子要她下船,张公子急了:“老小姨,你家姑娘不听我说完,我正要问问她,为什么不认得自己了。”可老鸨并不听她说哪些,推着张公子下了船便命开船。船风流云散,张公子站在小船上眺望,海棠看她痴痴站在那里,便拉了他坐下,问:“公子,怎么这样快便下船了,可知了灵珊姑娘?”看他气乎乎也不言语,便自顾自的拨起弦子,哼起了黄梅小调。

灵珊玉珊两姐妹正拭目以待她,见了他来,上前行了礼。灵珊将目前之事一清二楚交待出来,又向水神讨教。
水神道:“因常在那秦长江上看你之歌舞,不忍你溺水而逝,便用神丹救你。可未来你与她结合要去往宛城,小仙我也没怎么方式。可若真要玉珊代你出嫁,你又怎么与张公子结那姻缘,岂不是误了玉珊终生。”

连着几日,那张公子都到那瘦青海湖等来,家中仆人看他误了行程,便催促他往交州去,他说:“再等数日,若她再见我也不认得,我便从此断了那念头。”于是主仆多少人就住在湖边的春归酒馆里。

灵珊听此言确实觉得温馨干活儿不妥,若要耽搁了小姨子姻缘,需求愧疚平生。”小姨子,都怪四姐糊涂,当日为引她上门表白才伪造了您的名字。”玉珊说:”小妹也是为着全家人活命才在此地演出养家,那日我求堂姐让我上船看那河上风景,怎知蒙受醉酒歹徒非礼,小姨子本为助我脱身,才拦下这歹徒,又在急迫才跳下秦资水,幸得水神小叔子救下。我对四嫂和水神二弟谢谢不尽。堂妹与那张公子有缘,我也愿四妹如愿,还求水神二弟再思索法子!”

又逢初五那天夜里,张公子早早收拾利落,又命人租了海棠的彩船,停在万安桥相邻,虽有海棠陪着,但心理全放在角落,海棠见她对灵珊姑娘痴情,并不打搅,直至大船远远划过来,乐声起,又见灵珊姑娘船中献舞,张公子看那倩影轻盈如蜻蜓点火,如燕子冲天,衣袖飞舞似春柳轻拂。

水神略想一会才道:”方法倒有一个,你阳气不足,需按我教您的格局日夜修炼九九八十一夜,吸取日夜精华,方可还魂成人。这八十一天内不得逾越男女之事,否则便生生世世不还阳成人,亦不为作鬼投胎,游荡于五界之外。″

此次张公子又用绢写下几句诗词:倩影梦中见,痴语梦醒时,相见若不识,相思飞魂断。从长衫内拿出一玛瑙手串卷了,又抛上了大船。龟婆捡了便进入,过了很久出来,道:“前几日女儿肉体不适,不接客了,大千世界请回。”待到人们离去,那大船也未停留,向远方驶去。

两姐妹听有此方法便神采飞扬起来,求水神快快传授灵珊修炼之法。水神命灵珊打坐,他坐于灵珊身后,两掌自引丹田之气输与灵珊,一刻时间才推广,又囗头教了灵珊几句囗决,让她每夜打坐修炼。

张公子远眺大船离去,摇摇头:“她竟这么狂暴,枉废我一片心意,可又何以断了此情呢。”便命海棠撑船回去,那夜躺在床上辗转反复睡不着,忽得听得门外轻轻叩击之声,张公子问:“何人?”那门“吱”的一声轻轻开了,进来的正是灵珊,只见他云髻高盘,无腰裙拖地,一双美目痴迷,嘴中道:“是自家。”

河神欲走之时看了看多个人,又叫:”玉珊,我又几句话儿交待。″玉珊见他表情凝重,便挨着问:”河神四弟,此事可有什么不妥。”

公子急上来拉他,这灵珊倒退了几步。公子责怪道:“你为什么在船上要装作不认得自个儿。”灵珊才说:“那女士并不是自己,是自己同胞表姐,她亦有一串玛瑙手串,与自家的那串一对,也是本人二姑结婚时奶奶给的陪嫁之物,她从未见过你也自然不认识你。”

水神欲言又止,星目情深,终于说:”玉珊,此去你多保重,与那张公子要小心周旋。″

“原来是这样,你与你姐姐真是生得像极了。”“一母同胞,大家又是双生女,自然像的。”“那她名见灵珊,你叫什么。”“玉珊。”“好名子呢。”

“感谢水神三弟,玉珊知道了。″ 
水神仍不放心,从随身取出一枚鸽子蛋大明珠,递给玉珊:”你收好那颗珠子。″ 
玉珊用手接过,笑道:”那可是人世间少见的传家宝。这么敬爱的事物仍旧水神二哥祥和保管吧。″又要还给他。

“玉珊,你为啥老是夜晚才来吧,我总觉得自个儿是在梦中。”“家教甚严,待三姨睡下我才能出去。而且女性出头露面并非好事,也因见过公子,心中总放不下,才不时出来相见,望公子能体谅。”

“玉珊,那颗明珠不仅仅是法宝,你带在身边即与您心魂相连,你若遇上危险,我都会感受的到,可以救你。″

“玉珊,我后天就要带着随从往雍州家中去了,过一个月,我又要往南阳工作,到时可以仍然不可以去你府上向您爹妈招亲。”

“那我在此谢过水神表弟。”玉珊见她那样关怀,自然谢谢,抬头看他正含情脉脉瞧着团结,面色也羞红了。

“我姑丈已逝,家道衰落,堂上只有阿姨,你若有此心,我亦不相负,只等你上门求婚,以结良缘,也不负此意。”

水神对两姊妹说了句:”在此别过,两位保重″便晃的一念之差背离了!灵珊看大姨子脸红的立意,便笑他:”二嫂,水神三哥貌似潘岳又手眼通天,若真能做自我的三哥就好了。″

“你自身现要起个誓才好。”于是五人点了香烛,并誓:生亦同飞,死亦同葬,此生此事,永不相负。起了誓,玉珊才道:“夜色已晚,我要赶回了。”“你家在哪,我若招亲往哪儿去?”玉珊羞涩道:“到茱萸湾仙女镇胡家宅子,这串手串便交与你为证,望你勿忘了正事。”说着将手串抛了回复。张公子虽不愿分别,但也知男女有别,共处一室,有损女孩子清白。便只是拿了手串放在随身,望着玉珊轻步走了出去。

玉珊尤其面红耳赤:”三妹,你如此胡闹,我再不理你了。″ 
说完便恢复生机挠她。灵珊求饶道:”好了好了,妹妺,我再不说了,水神堂弟救我。″五人游戏一团。

其次日晨起,张公子起身觉得疲倦,忽回顾昨夜之事,似乎朦朦胧胧似梦中发出,又清清楚楚言语清淅而实在,看到本身手上拿着的这串玛瑙手串,就相信是真有此事,想到回去禀明父母即可娶玉珊如妻,于是带着随从亲人急急乘船往宛城去。

“二妹,咱俩快点回去吗,大姑斋戒的时刻快到了,早点回来别让丈母娘发现。″

回去宛城家园,正堂上端坐着肃目标三叔与慈善大姑,张公子上前与养父母叩了头请安,一抬头看小姨笑眯眯的瞧着团结,小姑说:“我儿回来的好,正有一亲事要告知你。”张公子不解,便问:“小姑说说什么样喜事,我也有一桩婚事要告诉姨妈吗。”张妻子笑说:“你五伯同僚周老人的姑娘秀荷年满十七,生得清秀,仪态大方,又读过几日书,善解人意,前几天来此坐客,我与你叔叔研商着,为您定下了那门亲事。只等过年夏天,就把她娶进门。”

张家管家春贵回到凉州向张大人老婆禀告了唐山胡家的动静。张老婆布署下来,遣人两边府上都清理打扫,装点陈设新人房间!

上一章:梦里灵歌(1)

张公子见府里丫头婆子们忙着收拾新房,为本人娶妻做准备,又听小姑说要于婚礼前先将玉珊全家从黄冈接过来安排在别院居住,再选良辰成亲。他的心病好了,身体也很快康复了,只等着黄道吉日,娶玉珊过门。

下一章:梦里灵歌(3)

下一章:梦里灵歌(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