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寂赖,故乡的原风景

图形源于互联网

文/北岭的燕子

水心

邻里的原风景

曲:宗次郎

热土的原风景(在线)

文:依然

一初叶,就听见锲而不舍般的声息,细微悠扬,略有一点悄然,像星子在哭泣。不一会儿,抑扬顿挫的钢琴声伴着悠久的提琴声,四次又三次的将音调推至最高点。其中似有三角铃的响声,带给音乐恰到好处的空灵。声音越来越强,似乎有只金凤凰即将浴火重生。

明天分享的音乐是宗次郎用陶笛演奏的《水心》,听了后让人心中平静下来,静静的以为很美好。

那是陶笛声,它将寂静的苍穹填满。那多少个手掌大小的器皿,一五一十的来源厚重的土地。因而,那声音比箫声还要雄厚、圆润许多。初听,着实让自家吓了一跳。表面上听起来是陶笛独奏,实际上,淡淡的钢琴声也为陶笛生加势,像绿叶、红花那样的合营。听着那支曲子,感觉温馨坐上了过山车,在单纯的音符里悠游回环。

月夜幽幽,竹林轻荡着和风,带走一缕惦记的烟,意韵悠长,心则安之若素,随着笛声飘荡,去到远方。

当脚下的景观愈来愈小,山峦也可放在掌心的时候,不知不觉自己一度到了最高点。俗话说“高处不胜寒”,而那高音是缓和的,只会令人备感亲近,乡音一般。但就在高处沉迷时,恍惚间,自己随着过山车走上了下坡路,转了几圈。

听,流水淙淙,万物寂赖,清新悠扬的笛声,穿越时空,清脆、幽雅,就好像远离都市纷纷喧嚣后的熨帖旋律。

陶笛的响声逐步小了下去,好比进一步矮的灯火,渐渐熄了。紧接着提琴声和清朗的打击金属器皿的动静,对了,那是金属独有的磁声,大致是三角铃的鸣响罢。一阵环抱之后,风又将海浪卷至高处,倏地,又落了下来,溅起极美的浪花。

一个陶笛,一曲水心,吹奏出心的安澜,令人心之净化,灵之升华,静心,静意,感受岁月的深入而漫长,人生漫长且路漫长。

又是一段带有色彩的陶笛声,是漠不关切的紫色。看到曲名《故乡的原风景》,我很当然地有这么的联想。乘一卷轻舟,漂泊异乡,青山绿水,冰雾缭绕。仰初阶颅,是云朵,白得像雪的阴云。那是外地的山水,真美,感到似曾相识。纪念里,有股暗流在涌动。是啊,曾经,我躺在故里的绿草地上,也看看过如此白的云。我将它们想象成各样动物的容颜,有趣极了。我痴想着,这云该是从本土飘来的一朵吧,竟让自身觉得那么熟稔。就好像,再三遍伸入手,便可以触摸到;再往前踏一步,就能再次回到家乡的胸怀。

经过悠扬的笛声,一切古朴而宁静,好似万物待苏醒,等待一场春风,等一个朦胧的天明,等一个繁荣的日光,照耀大地。

零星的沙锤声传来,悠扬的提琴声渐起,它谱着雷同的节拍,但每四次牵动都含有一种深情,一种依恋,一种返家的热望。“浮云游子意”,大致漂泊在外的人是不可以听的,怕会流泪罢。

宗次郎的音乐,平素是以发自内心的音乐心境,透过清新悠扬的陶笛乐音,讲演他对于自然万物与山川土地的眷念。《水心》全曲则以彻底的笛声,创设了一个僻静的时空,那一干二净的节拍似明月下吹过的一缕清风,驱散心里的灰霾;似缓缓流淌的一汪清泉,涤荡着心灵的尘垢。

朗朗的陶笛声,似在呼喊。哪个人在喊呢?是故乡罢。故乡说:快回来吗。或许是游子罢。游子说:我想家了。黄色的音符一如既往地围绕,回环。我到底知道了,我还在路上。山一程,水一程,天照旧那样的蓝,云仍旧以一如往昔的白,舟还顺着水流前行,可终点又在哪儿呢?不得而知。只是像土地同等方便的陶笛声,唤起了脑海深处的回看,只要携着那段纪念,无论走到何地,都不会深感是在流离失所。一阵风拂过,笛声渐无,客与舟一道没有在了雾霭中。

不知不觉,便觉身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于心间,流动成一片禅意的安静,于空谷鹤唳风声间,幻化成一道此去的气数。

后话:

宗次郎先生说过:陶笛就是对空气的耕地。那样质朴却出尘的口音,只属于一方浑厚的乡土,纯粹透明的氛围,和一个含有深情的人。

有人说,他看出了奶白的羊群,那牧羊人对着油油的草,哼着朋克。
有人说,他近乎置身于寂静的黑夜,谛听虫鸣,看那闪亮的星子,哼着故乡的小调。
有人说,他就在还乡的那辆列车上,周围的光景在他眼里都成了将就,嗒嗒嗒,快到了。
自家说,我乘着一卷轻舟,载着深刻乡愁,山高水长,一路飘泊。


作者:一个爱写乐评的伪文青,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看乐评~哒哒哒

上一篇:一舞倾城(秦时明月)

下一篇:空灵的钟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