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安澜,原创随笔

第一章:破晓

  一片血红的社会风气!随地可见断臂残肢,倒塌的建筑下部蔓延出一片鲜血;街道尽头的小车突然发生爆炸!把焦灼从旁边路过的几个人炸的体无完肤破碎;一个衣衫不整女子瘫坐在马路中间,手里抱着一个早已经失去了味道的少女,目光空洞的瞅着鲜红的天空,脸颊的眼泪早已干涸,嘴巴有点的张开着,随着最后一口气息吐出,又一个无辜的灵魂消逝在硝烟中!就像世界末日一般,会有路人突然就对你进行致命一击,也会有身边的伙伴突然向您发起攻击!会有朝夕相处的恋人突然将刀片刺入爱人的身躯,也会有少年将亲手抚养自己长大的父岳母推下高楼!幸存人们的脸蛋儿布满了恐怖,咆哮着向着城外四散奔逃!整个城市似乎都在焚烧!眼神随着人群的大方向向着城市中央而去,一座由死尸堆积起来的小山赫然出现在瑞城广场的主干,尸堆的最下面,一道身影笔直的独立着!头发遮住了人影半边脸颊,看不清面目;从隐隐的发线间,可以看见他血红的双眼!赤裸着的穿戴肌肉分明,每一丝肌肉里面都好像充满着爆炸性的能力;横七竖八的交织着一条条残暴的伤痕!那道身影缓缓举起手里一把黑暗的长刀!长刀之上还有鲜血不住的滴落!当长刀落下时!从那道身影的喉咙里发生一声尖锐的——杀!!!

  伯尔尼公园的小高铁许久没坐了,打绳巷的米面却从来怀想着;湿润的江风从安澜亭码头吹来,锦绣路上的玉兰花倒早早的开了;三垟的瓯柑花香的刚好,夜雨在大罗山里下成了雾。温市的秋季连接来的太短走的太快。却不妨碍每一个人感受春的愉悦;小小温市的活着,却仍然美的刚好好。——本场阵雨来的太过突兀,那座都市的夏日,向来都是淘气的像个男女,阴晴随性,哪管你会被雨淋成怎么着德行。广播里又流传主持人略带磁性的声响,孙浩绕了大半天,终于在单行单的花坛旁边找到了半个车位,走下车来,望着翘在外面的基本上个车屁股,只可以无奈的扁了扁嘴。希望不会遮掩后边的路啊。即便心中是这么想的,可是孙浩仍然径直锁上自行车,将文件顶在头顶冲进雨幕里。

  “小胖子!小胖子!唉!醒醒唉!怎么睡那里了?小胖子!你电话响了啊!喂!赶紧醒醒!”随着一阵急速的催促声,孙浩缓缓的从昏迷中醒来!脑袋就如灌了铅水,重的不能抬起!身边的声响仍旧在催促着,并且伴随着激烈的晃动;孙浩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尖!努力的让投机力所能及保持清醒,忙碌的睁开厚重的眼睑,眼前是一个穿着教室征服的中年男人,而孙浩,端端正正的盘着腿做在教室的地板上!见孙浩悠悠转醒,管理员快捷把手机递到孙浩眼前,“小胖子,怎么睡那里了!赶紧接电话,响半天了!赶紧起来啊!大家要关闭了!”说着把手机塞进孙浩手里,其实本来人家还想把孙浩扶起来的,尝试了一把今后,奈何孙浩体重基数实在太大,他那一点力气孙浩坐在地上愣是稳妥只可以作罢。

  晌午的瑞城电影院的停车位永远都是不够用的,电影院的门口聚集着一些波衣裳统一的大婶,熙熙攘攘显得非凡隆重,纷纭数落着本场出人意表的中雨,怎么着扰乱了她们广场舞的高尚兴致,就好像是属于自己的舞台被本场小雨夺了去一般。和门口形成显然对比的却是电影院里面稀稀落落的多少个观众,望着大屏幕上的预先报告片等待着温馨的摄像开场。窘迫的拍去身上的立冬,镜片上边已经布满了水雾,孙浩从卫生间里不要命的抽出大团大团的纸巾来擦拭自己的躯体,也顾不上浪费不浪费了,在孙浩看来,反正也不用钱!自己的肌体才是革命的资金。这几个电影院他来过三遍,都是和多少个近乎的四姐一起,具体看过怎么样电影也都早已淡忘了,因为对他来说也实在是从未有过什么样需要记念的市值,因为每个孙女在和孙浩见过四次面将来的,都会对孙浩200多斤的体重望而却步,然而这一次来影院却并不是为着接近。

  电话是县总管打来的,原来孙浩在地上一躺就躺了十多分钟,中午人又少,愣是没人发现,直到手机铃声惊动了社团者,才被发觉这么个在教室打坐的大胖子;县公司主一家看完电影出来看人不在就打来了对讲机,接完电话随后还没完全缓过劲儿的孙浩才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满眼的迷惑直奔电影院而去。

  孙浩在一家规模还算不错的合营集团上班,老总是孙浩公公的发小,用孙浩他爸的话说就是,想当年他俩是一起光着膀子从家里出去闯荡的,那几年也是温市人民发展事业的好时候,迎来改正开放的春风,温市的经济水平也是格外年头得到飞跃式的进化,白天当主管,中午睡地板的温市经纪人也变的出名。只但是三个当年一并出来闯荡的少年,现在的分别在于一个中标了,而除此以外一个属于进退两难的情景,而孙浩的爹爹就是属于后者,拼搏了十几二十年,也还只是一个小厂高管,在旁人看来气派十足,条件就算也还说得过去,不过要说距离成功商人,那也还差了万分的一段距离。所以在孙浩12年高校辍学将来,孙浩就被她老爹就是安插在了发小的店堂内部上班,美其名曰在大商家学习历练,将来回家接班当主管,说到底也但是就是在小卖部里打打杂,跑跑腿。做了三年,从人事到销售依然毫无作为。昨天临下班时高管让孙浩给一位县里的官员送一份文件,而那位领导照旧会带着太太孩子到电影院里看《桃花侠大战菊花怪》一听名字就知道可以绝伦的电影,也是孙浩万万没有想到的。

  将皱皱巴巴的文件交到了县总裁手中,低头哈腰种种道歉!赔罪!让你久等了!之类的话语,三年的干活中孙浩已经说的驾轻就熟,连她协调都不知晓是何等时候起始,他早已变为了祥和学生时期最讨厌的那一类人,不过当她的确发现到的时候竟然也能坦然的承受那样的自己!可能那就是在世带给众人的哀伤之处吧!送走了因为等待了十五分钟而愤慨的县领导将来,孙浩才瘫坐在电影院的沙发上,大拇指桑拿着太阳穴,试图用按摩来化解大脑的痛楚,肉体就像是被挖出了一般,现在最想的就是飞速回家痛痛快快的睡一觉!“等一下!明明记念自己无端的流鼻血了呀!接着就晕倒了啊!为何我身上一点血都不曾?”“为何醒过来会以盘腿那么奇怪的姿态坐在地上?”“还有那本黄色的书去哪了?管理员拿走了?上面全是我的血啊!”“好像还做了一个梦?什么梦?阿西巴~想不起来了!到底做了什么样梦?好想得到!”“还有!盘腿???我清醒的时候是盘腿坐在地上的?那他妈的不科学!我如此粗的大腿!盘腿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我压根就做不出去呀!然而刚才的确是盘着腿坐在地上的呀!完全没有哪儿不谐和啊!”就在孙浩陷入自己的各类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心满意足的响个不停起来!掏入手机,来电突显是个没见过的陌生号码。

  收拾完身上的秋分,也不管隔间里边堆得小山平等的纸巾,径直走出卫生间。看了一眼时间,刚刚好中午七点,距离电影散场还有大致一个钟头的年华,给领导发去一条短信。孙浩准备去影院附近的体育场馆坐坐,其实他也非一个什么好学的人,不然也不会一个专科高校高校念到大二就辍学回家了,可是是为着消磨那等候的庸俗时光罢了,那是孙浩在来的路上就陈设好的。他那人全身上下都表露着浓浓的**丝气质,而且是可能连**丝都算不上,因为,丝,起码照旧细的。简单的说就是全身上下出了体重就没有一点点妙不可言的地点,唯一还算得上的独到之处就是任何都喜爱做安插,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提早安顿好下一步,做什么样工作都给协调留好了余地。

  “喂,你好,请问哪位?”

  漫无目标的在一排排布署整齐的书架之间来回徘徊,偶尔从书架上砍下一本随笔,随手翻弄几页又放回去,而对于体育场馆邂逅一段美好的爱情故事那样的戏码,他也不是平素不想过,只但是,自己也觉得,只好呵呵了。时间滴滴答答的仙逝,游游逛逛的摇晃了大半个钟头,也不翼而飞她有好听一本让他可以坐下来细细阅读的,将手头的一本小说随手放在书架上,孙浩转身向二楼的社会类图书区走去。早上的教室本来也就没怎么人,长长的楼道里面唯有孙浩的皮鞋敲击楼梯的声音在扬尘着,外面的雨如故下个没完。“嘭”突然一声春雷在天上炸响!伴随着巨响的,还有电压不稳的阴暗灯光。本来就心神不属的孙浩被那声春雷吓了一个踉跄!差一些摔倒在地,幸好已经到了门口,用手扶了一把墙壁才幸免了摔个狗吃屎的惨剧。

  “喂!后生儿啊!你有没有公德心的呀!停车怎么如此停的哎!你知不知道道因为您一辆车整条路都堵掉了啊!”电话那头传来阵阵生疏的老女子的声响,那声音像极了每一天清晨菜市场中间为了一根葱到底送不送而跟摊主高声讨价还价的老母客!

  “娘咧!爹爹那辈子第两次被雷吓到啊!”喃喃的骂了一句,惊魂未定的孙浩回过头来,准备走进社会类图书的阅读室时,眼角余光无意间看到走廊的限度就如还有一个房间,房间的门不相同于其余阅读室这样敞开着,而是虚掩着从里面射出淡淡的灯光,门下面一个泛黄的标牌上写着“历史书籍放置处”。大约是部分废旧的书籍堆放的地点啊,心里那样想着,孙浩的步伐也不禁的朝向那扇门走去,昏暗的灯光下,那道门就好像又一种魔力,驱使着孙浩。手指头轻轻的放在那扇带着一点时间痕迹的门上,稍一用力,门随伊始指的趋向被轻轻的推杆,映入眼帘的却和孙浩想象的污浊并不平等,如故是一排排整齐的铁制书架,随手翻看了几本,那几个房间的书本存放并不曾那么详细的分门别类,什么品种的书籍在那边都能找到,唯一相同的就是,那里的持有图书都是上了岁数的,甚至偶然间仍是可以看见一两本线装的手抄本夹杂在书群之间。反正也是消磨时间,索性就在那边待了下来,渐渐的翻看,生搬硬套的度过几排书架,踱步到了教室的末梢面。孙浩随手又拿起几本最终一排书架上边的书翻看起来,那时,一本专门的书引起了孙浩的注目!整书的黑底白字,封面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多少个古字,全书都是手写的文字,苍劲有力,而非近代的印刷产品。薄薄的只有那么几页,而那多少个古字下方还有一个不大的印章落款,里面的字,好像是——破晓!那也是整本书孙浩唯一可以认得出来七个汉字了,书里面的情节孙浩就更不容许认识了。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佳意思!我及时就走了!我及时过去!”无奈孙浩唯有临时甩开脑子里混乱的各样想法,赶紧过去挪车。

  漫不经意的读书了几页那本稍微引起了孙浩一点兴趣的天书,不过也仅仅只是好奇罢了,正当孙浩准备将那本书放回书架的时候,一朵小小的鲜花突然在那本书上绽放!等孙浩低头仔细去看!哎哎我去!那哪个地方是鲜花!根本就是从孙浩鼻子里留下来的鼻血!一出神的造诣,又有少数滴鼻子滴落在书上!然而那小子了倒好,居然直接就拿那本书来擦拭脸上的鼻血,“真是见了鬼了,无端端怎么流鼻血了。”骂骂咧咧的收着,鼻血却看似从没甘休留下来的既是!那下了把孙浩吓得不轻,眼看着鼻血越流越来越多,只能够仰着头平素用手里的书试图堵住流出的鼻血!没说话功夫,孙浩就感觉到整个社会风气都在天旋地转,哐当一下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最终一个想方设法是——妈蛋!难道爹爹我甚至就那样血崩死了吧?

  雨不了然什么样时候已经停了,空气中也开始散发出淡淡的芬芳,可是步履阑珊的孙浩已经没有一点旺盛去分享那份情趣了,当孙浩赶回车子旁边时,整条单行道果然已经停满了车子,一辆白色的克莱斯勒RAV4停在孙浩的车子前边,发动机暴发阵阵轰鸣,车子里坐了一个50岁左右的女士,望着孙浩过来眼珠子都快翻到后脑勺去了。其实道路这么的小幅,假设是个男驾驶员的话,通过一点一滴不在话下,技术稍微好一些的女驾驶员也未曾压力,无奈,哪个人让我碰上一个技能不佳的开豪车的老母客呢。温市是个很风趣的都市,你在中途看到大多数的豪车,开出去的中央都是女的,说到底温市女生的经商能力也确实是强,炒楼炒黄金炒店面的主干都是主妇团,而且温市的老母客赚了钱也都舍得给自己花钱。或者那些女孩子有个有钱先生也恐怕!不是说温市男人就平素不我婆娘有本事,而是温市先生舍得给协调爱妻花钱!也乐于看到本人婆娘出门有得体!依据温市人的说法,这叫有派。

  安静的体育场馆的角落里,一个壮硕的少年躺在地上,满脸的是血,一本蓝色的古籍掉落在少年身边。

  看着老娘客不屑的眼力,孙浩默默的在心尖比了一个中指!念了声不好,也就发轻轨子开出来,一路上摇摇晃晃摇摇晃晃,一向强撑着精神把车开到了家,到家将来就类似打了一场硬战!全身上下如同散落一般难熬,房间的衣柜镜子反射出孙浩白纸一般的脸色。也顾不上一身的臭汗和秋分混杂的气味,一把脱下衣服倒在床上就霎时昏睡了千古!

  突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少年脸上的鲜血一点一点的被古书吸收了进来!古书封面上的多少个反革命的古字逐渐变得红扑扑!外面的雨哗啦啦的越下越大!一大团厚厚的乌云在体育场馆上空汇聚!逐渐压迫而下!云层中偶尔闪烁道道血光!

  进入梦境的孙浩睡得最好安稳,让他认为这辈子再也未曾比本次睡眠尤其光明的时候了;就在孙浩沉醉在梦乡中时,孙浩的心里却逐渐的暴露出一个肉色的美术,图案方面遍布着一条条扭曲的血色丝线,随着心脏有规则的跳动,黑线上的血色丝线被传送到肉体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