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二十二章

前一篇《论语解悟》里仁第十六、十七、十八章

前一篇《论语解悟》里仁第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章

后一篇《论语解悟》里仁
第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章

后一篇《论语解悟》公冶长第一、二章



[原文]

[原文]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译文]

[译文]

知识分子说:父母生活,不远行游历。如果一定要远行,必有早晚的去处。

尚书说:能检束自己而有过失的人,很少。

游:游历,外出学习、求职之类。

方:方向,引申为去处。

约:检点约束,简称检束。《论语》中的约,一般有三种解释,一说穷困的情致;一说约束的情致。

鲜:少义。

[愚悟]

[愚悟]

老人生活,子女应该侍奉在旁,不远行游历。因为远行游历会离开父母,明清交通不发达,远行游历成本时间,日子一长,孝敬父母方面必会拥有疏忽。同时骑行在外,自己惦念父母且不论,父母更会担心自己,所以孝子无故不远行游历,以安父母之心,以尽自己之孝。如若事出有因,迫不得已需远行,如读书、求职等,那么早晚要报告大人,自己的去了哪个地方,让他们知晓自己身在何方。那样,或有事情,也能召之必至。否则,茫茫天涯,如断线的纸鸢,何觅新闻。

一个人,假使能检点约束自己,则能自守而少过失。能检点自己,即能检查自己,从而能改正和提升协调的作为和思索;能自律自己,则能成就不放纵自己,凡事有度,中庸为人。如此,想有过失都难啊!相反,即使一个人自恃有才或有财,不约束自己,跋扈行事,则过失难免!

近来社会,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已然分外发达,交通的便利和互联网的通畅,使远行游历的顾虑也存有变更,这是社会前进带来的便宜。不过,另一方面,它也拉开大家的时空距离,失去了应该的温暖,有些甚至以末代本,多电话而少见面。其实,心思一旦没了,再多的科学和技术又有何用。科学技术,归根结蒂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心绪更加协调、融洽,所以说,无论社会怎么变,人伦、亲情永不变。让我们放下负担,常回家看看,陪老人多聊聊,多一些温软,少一些科学技术。

有关放纵难点,需时刻约束自己,自不必多说。还必要强调一点,许多时候,大家还应该幸免:那是最后三回的本人欺骗,那不仅不是完成,恰恰是开始。心猿意马,反受其乱。



[原文]

[原文]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译文]

[译文]

莘莘学子说:三年而不更改大叔的正轨,可以称得上是孝了。

士人说:君子常想着言语上要当心愚拙些,做事要勤劳敏捷些。

本章同《学而》篇第九章,所以不再赘言。

讷:ne,迟钝义。


敏:敏捷义。

[原文]

[愚悟]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本章所论的疏忽与地点言之不出,《学而》篇的敏于事而慎于言相同。言出易,而行不及,则易生悔,所以应该讷于言;行及难,缓行慢做,更难成功,所以当敏于行。

[译文]

人的资质高下分歧,言行也有胜负之分,那是例行的。不过不得以此我限定,不思上进,只要平常多在意协调的言行,以讷于言敏于事为标准,时刻要求自己,当习惯成自然时,也能成为君子。

儒生说:父母的年龄,不得以不记在心中啊。一方面,因为他俩的长寿而感到开心,另一方面,又因为她俩的高寿而感到恐惧。


年:年岁,年龄。

知:记忆。

[原文]

[愚悟]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本章谈到男女应当知道、记得父母的年龄,日常为他们的长寿而深感安心乐意,也因为她们的岁数已高,怕来日不多,感到忧伤惧怕。从中可以见见一个孝子对此既喜又忧的纷纷心态。

[译文]

如上四章都是论孝。仁者,孝为先,不可以孝则失行仁之本。道家认为,唯有孝敬父母的人,才能确实友于朋友,忠于上司。孝悌之人,以其所爱及其不爱;不孝之人,亲生父母倘且不爱,还可望他能爱外人?尽管有所谓的恋人,多是由于私欲罢了。

知识分子说:有德之人必不孤单,一定有亲密他的人。


邻:亲近义。

[原文]

[愚悟]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好德向善是人之本性。太平盛世,教化得当,好德向善是豪门一同的求偶,有德的人,自然不会孤单寂寞。衰道乱世,世风不古,好德向善的人唯恐会少些,然而绝不会没有。所以君子有时工作高远,不随俗浮沉,或不被世人知晓,不过假若自己做的公平,合于道义,又何须在意世俗的见解。只要那众人还有道义,相信驾驭和观赏她的人也迟早存在,又何愁孤单,无人密切吗?如夫子所唱仁学仁政,当时虽尚未被诸候选拔,但是弟子三千,生生不息,后世更是奉为孔子,治世圣学,有啥孤单。所以说人只管好德向善,必有邻而不孤。

[译文]


儒生说:古人言语不随意说说话,是怕自己的行路跟不上而倍感丢人。

[原文]

耻:以为耻的情致。

躬:躬行,行动。

逮:及也,跟上的趣味。

子曰: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愚悟]

[译文]

本章论及古人言行之事。古人言不轻出,因为怕行之不及。夫子当时,或有行不及言者,所以夫子借古喻今,告诫君子应该言不轻出,知道非言之难,举行之艰的道理。

子游说:侍奉君主过于繁琐,就会招致侮辱,与朋友交往过于繁琐,就会被疏远。

学子之时,古前卫存,已有此诫,方今之日,去古益远,十不存一。有人为了赢得一时的补益,言三语四、轻允许诺,却并未真正关注过自己的一坐一起,失利的时候,也并未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纵观历史,诈者或得之一时,不过终失一世。所以大家应该言不轻出,诚信待人,堂堂正正,言行如一。

数:有二种解释。一说音shuo(朔),烦琐、逼促的趣味;一说音shu,数说的意趣。两者皆通,相对而言,前说的意思更广些,故从前说。


[愚悟]

前一篇《论语解悟》里仁第十六、十七、十八章

本章论与君、友相处之道。事君事友,两者都是以义相处,义合则处,义分则去。国君有过失,五回进谏而不坚守,就可以设想离开了;朋友有过失,三遍劝导而不坚守,就可以设想为止了。若是再强行劝谏,不顾烦琐,则说者自轻,而听者厌烦,本来想求荣光,反而有可能受辱,本来求亲近反而有可能见疏。由此智者当适可而止,要是不知进退,召祸见疏,悔将无及。《颜回》篇子贡问友,夫子答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无自辱焉。正是此意。

后一篇《论语解悟》里仁
第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章

大使当知不可数,听者也当知忠言难听,忠言难听,尽管有进谏劝善的人,要心存感激,保养有加,对于提出的难点,有则改之,无则加冕。切不可因而而疏远他们,否则,自己有可能再也听不到福利的声响了。

图片源自互连网

本篇多言仁、孝道义,兼言其余,学者应当多交流上、下章的趣味,连贯体会,定会有越多的获取。


前一篇《论语解悟》里仁第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章

后一篇《论语解悟》公冶长第一、二章

图形源自网络